2018-04-25

柯文哲分化民進黨有沒有用?

克大學政治系博士王宏恩的分析,以「藍綠都在拖延提名」,王認為目前台北市長的選情最有可能落在紅色框框C2C3裡(見下圖):亦即現在台北市處於「藍大於綠(國民黨40%~50%、民進黨25%~33%)」;其結論認定,民進黨就算派人參選,也只求拿到第二名。但把柯文哲利用《自由時報》記者楊淳卉分化民進黨,從3月12日開始到現在,已有「四波」,也加進來考量,就有不同看法。我們感興趣的是,柯這樣做有沒有用?

首先,你得詳細閱讀王宏恩的解說,才能稍微理解他的圖(見下圖)要表達的意思。為了更容易瞭解,我們想將此圖「數字表格化」。


我們以2016年總統大選時,三組人馬在台北市的「總得票數」,1,457,678,為基準;為求簡化,取王版「藍大於綠(國民黨40%~50%、民進黨25%~33%)」的中間值(國民黨45%、民進黨29%),轉化為「藍綠比」=(60.80%:39.20%),由此算出藍擁886,268票,綠有571,410票。

若依此「王宏恩比例」,我們在不同藍綠得票組合(即「藍營選票」開出85%、80%...;「綠營選票」開出85%、80%...)的情況下,計算出藍、綠與柯文哲(灰)的得票數。

在此「藍絕對大於綠」的「狀況三」之下(見下圖),國民黨佔絕對優勢,「壓倒性勝過」柯文哲;柯只有在國民黨派出「極弱」的候選人、或藍營有「過半以上倒戈」時,才有機會連任;而如同王的結論,民進黨最多只能獲得第二名。


但同樣在「王宏恩比例」之下,「狀況四」(見下圖)提供「其他」的可能:現今檯面上的藍營選將,不是可以囊括原來85%以上選票的「強棒」;若民進黨與柯文哲合作,絕對可以「完勝」國民黨。但柯執政這幾年迎合藍營與中共的言行激怒該黨基層,這陣子又忙著分化此黨,聰明反被聰明誤,把自己變成連任的最大阻力。


蔡英文2016年當選時,台北市的「藍綠板塊」已經變動,而非上述的「王宏恩比例」;但自蔡政府通過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及開始年金改革,大多數的國民黨與親民黨支持者都開始反對蔡的任何施政,這又牽動該「藍綠板塊」變成五五波。接下來,我們以「狀況一」與「狀況二」來檢視:

「狀況一」代表「綠微幅大於藍」,亦即2016年大選時、「已經發生變動」的「藍綠板塊」維持到現在。在各種藍綠得票組合下(見下圖),除非國民黨派出「最強棒」,民進黨只要獲得原來選票70%以上的,就能佔盡優勢,75%以上會更穩,反觀柯文哲的連任機率並不多。

另外,柯文哲若要提高當選機率,同樣得請藍營「過半以上倒戈」,反而變成藍營的包袱;也就是說,柯要連任,就必須跟國民黨聯手,但極想奪回台北市的藍營會願意拱手讓人嗎?


若2016年的「藍綠板塊」,因稍為回彈,呈現「藍微幅大於綠」的狀態,又如何?「狀況二」(見下圖)告訴我們,民進黨須獲得原來選票75%以上,才比較穩;而相對地,柯文哲的連任機率有增加一點。


看了「狀況一」到「狀況四」各種條件下的模擬結果,我們認為,柯文哲分化民進黨的目的,就是為了削弱該黨的得票率;但大家也不是笨蛋,現況跟他的預期,剛好相反。

換句話說,柯文哲的分化,會造成民進黨高層與基層反目嗎?不同於《自由時報》或其他媒體的刻意要營造的氛圍,我們認為,不會!一但綠營整好隊,柯只能與藍營搶食藍紅統派選票。



2018-04-10

「廈門大學」詐騙集團!

中閔被舉報在支那多所大學「兼職」,並涉及「未利益迴避」與「論文抄襲」等遴選時所發生的問題,但本人卻持續「神隱」。除了有中共國台辦出來力挺之外,「廈門大學」則全力「湮滅證據」:一、3月16日案發後,廈大當天立即關閉「現行網頁」,等回復時、卻刪除所有「管中閔網頁」;二、3月21日廈大回函台大的澄清內容,卻完全被「自己的網頁紀錄」所打臉;三、4月3日教育部決定展開調查,廈大又撤除其「2005~2013年舊版網頁」全部資料。

根據《自由時報》今天透露的最新線索,「管中閔二○○六年被中國廈門大學指派可帶兩名博士生」。我們可以Google到,證實這個爆料:


廈大雖撤除這個「舊版網頁」,Google仍留存有2018月3月31的快照(按此見「全網頁擷圖」);在其附錄:「2006年WISE博導名單(按姓氏漢語拼音為序)及其在研究院可指導學生人數」,就列有「管中閔(Chung-Ming Kuan)時間序列計量經濟學,金融計量;可帶2名博士生。」:


我們也從廈大的「現行網頁」,找到在2005年10月31日同樣標題「WISE關於2006年博士研究生招生的補充說明」的網頁,卻已經刪除「管中閔訊息」:


而廈大這個「補充說明」的公告,與廈大「學位評定委員會」在2005年底核定的「博士生導師身份」及以下「2005~2013年舊版網頁」都吻合:



又與管中閔被列入「王亞南經濟研究院」的「現代統計學研究中心」之「研究人員」專長描述,可是一模一樣:




2018-04-06

管中閔的「第二波滅證」

為管中閔再度被爆料:名列支那地質大學(武漢)MBA教育中心「外聘教師」,並在2003年11月接受「客座教授」聘書;我們也發現其在2005年8月的「中文履歷」,自列「2005年4月〜至今 中國廈門大學兼職教授」(見部份擷圖全圖全網頁擷圖),戳破「管聯手台大及廈大」的騙局。爾後才看到教育部決定,組成「跨部會諮詢專案小組」,先檢視管赴支那兼職等遴選案相關疑義,蒐集各部會法律見解,再針對台大校長人事案作出決策。

管中閔在支那兼職,被媒體在3月16日揭發後,廈門大學「王亞南經濟研究院」立即進行「第一波滅證」,關掉現行的「中文」及「英文」教授名單網頁(見下圖);後來恢復了,卻刪掉所有「管中閔網頁」。若有讀者要查看它「第一波滅證」前後的差異,請按「這裡」。


而面對教育部即將展開的「調查行動」,管中閔不是露面說清楚,而是選擇進行「第二波滅證」。原來「王亞南經濟研究院」還有保留2005~2013年使用的「舊版網頁(中文英文)」(見下圖),現在也消失了。


我們把在「第二波滅證」前的畫面,一一呈現在此:

1. 在「王亞南經濟研究院」的「中、英文舊版網頁」,管中閔被列入該院「教學研究人員(Faculty)」(見下圖):



2. 在該院的「計量經濟學研究中心」與「現代統計學研究中心」網頁,管中閔都是「研究人員(Researcher)」,頭銜都是「王亞南經濟研究院講座教授、博士生導師(Chair Professor, PhD Supervisor)」(見下圖);請讀者特別注意以下的「英文網頁」,「Chair Professor, PhD Supervisor」是「從2006年開始」:




3. 在「數量經濟學」網頁,管中閔不但被列入「計量經濟學」與「數理經濟學」的「導師」名單中,還用「星號」特別加註為「博士生導師」(見下圖),與該校「學位評定委員會」在2005年底的核定吻合:


4. 如同上面好幾個圖所示,蕭政同樣被列為「王亞南經濟研究院講座教授、博士生導師(Chair Professor, PhD Supervisor)」。2013年的專訪,證實廈大有給薪(見下圖),只不過他以父親的名字成立獎學金,每年幫助4名廈大學生。但廈大3月21日回函,稱沒付薪水給管中閔,很令人納悶。


5. 上述「王亞南經濟研究院」的「計量經濟學研究中心」,於2007年6月23日發出新聞稿,指聘任管中閔等為「講座教授」,又特別強調「每年到廈大工作一至三個月」(見下圖),與《自由時報》3月16日最初爆料時,廈大「王亞南經濟研究院」蔡姓人員「第一時間」的說詞吻合,「管中閔從研究院創院之初就已加入,並確實開班授課,有負責國際學生的金融博士學位等,每年約來2、3次,1次約待1個月,因此授課較集中,至於授課日期則不固定,需視管的行程安排,但今年應該會照往年一般,展開授課」。


我們以2015年11月10日國立中央大學太空科學研究所教授、國家太空中心首席科學家劉正彥(見下圖)為例:起先他也是因為被檢舉在支那「兼課」,後來進而承認「兼職」中共的「海聚工程短期項目人才」,明顯違反國研院「兼職作業規定」,才自動請辭「國家太空中心首席科學家」一職。當時教育部要中央大學查明函復,但不知為何仍可繼續在該校任職,讓他在2017年11月還在抱怨「政治干預學術」。


同樣的事發生在只會牽拖「政治恐攻」與「向教育部宣戰」(見下圖)的管中閔身上,從他的「中、英文履歷」、廈大未修改前的「2014~2017年舊網頁」、廈大撤除的「2005~2013年舊版網頁」、許多課表及招生簡章等「多樣化的授課形式」,還有前任校長朱崇實的「工作報告」,都證實管既「兼職」又「兼課」。


雖然在3月16日案發後,管中閔一味神隱,他跟台大與廈大反而像「詐騙集團」,聯手遮掩滅證;但中研院當天即查明,確定管「全未申報」。有了劉正彥的「前例」,教育部只要依「教育人員任用條例」第三十四條的規定:「專任教育人員,除法令另有規定外,不得在外兼課或兼職」,就足以要求台大重新遴選。

我們覺得很奇怪,一個只花幾分鐘就可以釐清的事實,管中閔為何寧願「神隱」、也不願現身說明?管僅選擇以兩個聲明,對抗教育部的八次行文。台大校內的「挺管派」則「擱置」五個相關提案,不願面對與釐清真相。他們的作為與國台辦公然介入,彰顯背後大有文章。

若連台大人事室都承認,近一兩年來、37名教授擔任獨董,就有35名是「先上車後補票」,就是包括管在內。與藍營及校內外的「挺管派」這幾個月出來叫囂所謂的「校園自治」相對照,根本是一場笑話。

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Real Time Analytics